理瑭让我心神入画

Posted by XIAHIBB on July 24, 2019

生在理瑭的人是要有多幸福啊!这里的云就像一个可爱的孩子,每天最重要的事就是缠着山爷爷玩耍,时而在山爷爷的腰上嘻戏,时而又跑到山爷爷的头上不肯下来。对于这样一个可爱的孩子,山爷爷对他的包容之心可以说是无限。

这份包容之心也感染了此地生长的人们,在这几天的相处中,我处处都能感受到这份温暧的包容。第一天就认识了长青春科尔寺里的阿降师父。听闻我没地方可住,便通过请求他的上司扎嘎活佛让我住进了活佛的家中。

18号到今天也有6天的时间了,在活佛的家中我认识了阿里巴巴,还有大管家。每天我都是早上的 8:20 起床,起床后就来到会客厅里给大管家和阿里巴巴道个早安,在他们的热情的回应中,吃下一天的第一餐,喝过茶水便道谢然后背上相机和电脑坐公交车下山来。跟着公车慢慢的摇,开始一天的工作。

通常我会到任康古屋对面的青年书店坐上一天的时间,专心做着设计,时不时云二楼的唐卡协会对着其中的一个唐卡发呆,这种发呆是入画一般的痴迷,画中的景如极乐世界一样的美丽,唐卡是一种极讲究工笔和神态的心灵表现画作,人物通常特传神,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,大量的艺术拼贴手法的运用,体现了梦与佛的的世界是梦幻与真实,每一次我都会从其中的一个角落中出发,休会画中人物的衣着种他们各自做的事情,真实感就会慢慢的体现出来,所以每一次我看一画都会比较的久。我想进到画中与人物同喜同乐,那怕是在其中的无间地狱受到无间的痛苦也是乐的。

现实总是痛苦的,看完画我脑子里会有很多的灵感交迸发出来,他们就像一群小精灵,在我的脑子活蹦乱跳的,但我却抓不住他们,但和这些灵感小精灵玩耍的过程却让我无比的有成就感,也许这就是理瑭给我的快乐吧。

注:一切皆是忘想,一切皆是虚无,本文总阅读量